夏日的悲凉

0
回复
1
查看
[复制链接]

7176

主题

7176

帖子

2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1616
发表于 2018-5-17 15:35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 长长的夏,谁在意谁的生死?
   
   
    夏日的悲凉
      
   
    夏天终于在不温不火的长长的春天以后来了,恼人的蝉,放任的青蛙……每一种生物都在用尽全部的力气喧嚣,仿佛这是最后一个夏了。
    其实,但是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了,最后一次会这个肮脏的家,最后一次和自己暗恋很多年的男生见面,最后一次看自己不堪以及卑微的过去….难过到了极点。
    生命的延续?生命的折磨?
    明天就将为人妇,不是爱情,只是为了生存,生存,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名词,当清晨醒来发现已经没办法给家人以及自己做一顿早饭的时候,当老师无数次用恶毒的眼神对着自己,仿佛要射出刀子杀死自己的时候,当家门无数次被擂动的时候,应该要怎么样去解决?
    上辈子应该是屠夫,这辈子才没人爱。或者上辈子是,手上涂满了灵长目动物   东西已经打包了,不懂事的妹妹还在嗷嗷地哭泣,乱成一团的家,如果还能称为家的话,其实也希望这样的,是不是?
    我的亲爱的,一直在想你该如何看待这畸形的婚姻,男的三十,女的十九,呵呵呵,该是何等的喜剧,我的亲爱,从十五岁到十九岁,每一天都看着你,每一天,每一天......,可是明天就看不到,看不到你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,一如上帝,呵呵呵,我的上帝,让我在那么长的时间里相信事情会好转,妈妈会回来,爸爸会找到工作,妹妹也会有芭比.......所以我坚强的坚持到了顽固,不愿去相亲,我以为只要家里的情况好了,就有资格去对你微笑,让你爱上我,可是我错了,有些东西在出生就注定好了,就像胎记,再丑也会一直“不离不弃”。
    蹲下来,终于哭出声来,两肩不停地抽动,妹妹只是用小手拉着我的衣角,眼中充满了恐惧,凌乱干黄的头发,眼角还有泪幼小的她还不知道,明天她唯一的亲人,唯一的姐姐将出卖自己的肉体以及灵魂,只是为苟且的偷生在这个麻木的世界,只是为了她不再因为饥饿每天哭泣,只是为了现在在门后眼中有孩子般后悔的我的父亲,佝偻的背,干皱的皮肤是岁月的痕,我的父亲,他是真的后悔了吧,养了十九年,却什么都没给,什么都给不了,现在还要为了生存,卖掉她,就算是一个东西,在一起久了也应该有感情,我的父亲,他此刻像极了小孩,我的父亲,如果当初您没有带女儿来这个世界,是不是您会这样对妹妹,四岁的幼童?
    什么都没有了,书也卖掉了,那条怨了很久的土路再也不会让我气恼,以前因为没有一双完好的雨鞋,总是在雨天发火,为那烦人的尴尬,每一次冲进教室都会有爆笑,鞋子也在笑我,破烂的雨伞什么都挡不了,当然也挡不住我的难过和自卑,老牌白癜风医院十五岁以前,逃课成我逃避的最好方式,和襁褓里的妹妹依偎在床上,看着她粉嘟嘟的脸,心里满足极了,相依为命!
    还有我的籽言,我的宝贝,总是拉着我的手说:有我,有我......这句话像冬天的阳光给我温暖,我的籽言,这个时候是不是被她彪悍的妈妈关在家里,一遍一遍地跟她说我是如何如何?无耻?不要脸?我的籽言是不是拼尽全身力气为我争辩?说我的善良,说我的心是怎样的伤痕累累?
    咚咚,咚咚咚.......门开始不停的响,拉开门,我的籽言,那个弱小的女生,满脸泪痕的站在我面前,妹妹从后面探出头,破涕为笑:籽言姐姐,籽言姐姐!
    “丫丫乖,去隔壁玩,姐姐和籽言姐姐有事!”丫丫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跑开了。
    “真的要嫁吗?忘了我们的约定?不是说好要一起去面对的吗?不是说好再难也不出卖自己的灵魂了吗?“我的籽言眼中满是伤痛。”之二,之二,告诉我,是不是,是不是?“
    我的宝贝,我突然很无措,很无措,和男方见面没有,面对债主没有......,可是面对我的朋友,唯一的朋友,我该怎么办???
    ”是“
    籽言开始放声大哭,一如当初我被人奚落,被人取笑时,她哭着说:“别欺负她,你们别欺负她......”然后在那些人白瘕风能治疗吗没有停止的意思后放声大哭。
    “骗子,骗子.....,之二,你这个骗子........”我的籽言,此刻无助的盯着我,我只有默默地走过去,搂住她的肩,伏在她的耳朵边说:籽言,我用我的生命保证不会出卖我的灵魂,永远不会,永远不会永远.........
    “之二,之二,我们去找乔易,他会帮你,他会的,真的,我们去好不好?”籽言用一种央求的眼神看着我。可是此刻我的心却如暗夜云涌,我的宝贝,我的籽言,她没说骆乔易,她说的是乔易,乔易,乔易,这个我在梦中叫了无数次的名字。
    那么所有的一切,是不是都有了答案,桌上的刻字,黑板上的留言,籽言羞红的脸.....
    那么我是不是要祝福,是不是假装没事?
    “你走吧,好不好?籽言,快走,要幸福哦!呵呵呵呵,我会解决的哦。”
    “之二,你怎么了?”
    “籽言,宝贝,走了啦,不然你的妈妈又要骂了,快走了!”
    “之二,我要去找乔易,让他帮你,你等我!”籽言显然没有了主意,一直念叨着乔易,原来依赖有如此之深了,原来我的宝贝掩藏的如此幸苦!
    籽言转身的那一刻,我泪水决堤,强忍着泪水,我朝着她大声地喊:要幸福哦,宝贝!
    那么,我的幸福呢?
    那么,离开?
    离开,解脱,忘掉我最最亲爱的人给我带来的伤,只记住我们也曾经拉过小指头,说过,生死相依!
    曾经听说过一种毒药叫:一笑花开。那该是幸福的!
      
    “之二,籽言走了?”
    “恩,爸我好累,想去休息一下。”不等他说话,我转身进了里屋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爸爸,带丫丫走,永远的离开,告诉她快乐,告诉她,姐姐是如此爱她,告诉她,有一种东西是不能碰的北京中科白癜风双节惠民,爸爸,所有的狼藉,让女儿来收拾,做完这些,我就不再欠你,你好好带丫丫,你亦不再欠我,爸爸,越远越好!给丫丫一片明朗的天,好不好?
    之二
      
    满天星飘满天,一如我破碎不堪的梦,破碎不堪的生命,破碎不堪的灵魂。胸口好像被塞满棉絮,没办法呼吸,天空越来越蓝,越来越蓝.......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自驾游路线推荐

更多+

热门帖子信息

更多+